【LOSH】血脈

原作:Legion of Super Heroes (TV)
配對:Brainiac 5/Superman
分級:全年齡
警告:MPreg暗示
註釋:無性描寫,但有些許MPreg暗示,因此算是B5超

簡介:「瓶中城市」事件結束後,超人似乎動了延續血脈的念頭?


超人的孤獨堡壘收藏著許多氪星遺物,其中包括一座首都康多爾的微縮模型。確切來說,那並不是一座模型,而是遭到微型化的康多爾。超人曾經使用孤獨堡壘遺留的氪星科技造訪這座微縮城市,裡頭的居民對超人寄予厚望,期盼超人能早日將他們從玻璃罩中解救出來,而超人自然是竭盡所能在數量龐大的文件資料中尋找相關線索,偏偏六個月過去了仍是一無所獲。

就在此時,軍團再次邀請超人前往未來。沒料到在分別數年後還能再次見到老友們,超人感到相當高興,但內心依舊記掛著被困在瓶中的氪星首都。

三十一世紀的孤獨堡壘遭受敵方攻擊,軍團成員前往調查時意外進入堡壘內的微縮康多爾。超人愕然發覺,康多爾經過一千年後仍然沒有恢復原狀,代表自己終其一生都未能找到解救微縮城市的辦法,回想自己當日信心滿滿許下的承諾,以及所有居民的期盼眼神,他頓時感到極度內疚。
但過沒多久,更多的訝異蓋過了內疚,因為他這才知道,他的好友布萊尼亞克五世,這位過去曾經無數次幫助過他,在他尚未完全掌握「超人」身份而感到迷惘時指點與引導他的年輕克魯人,竟是將康多爾困於瓶中作為收藏品的「恐怖大帝」後裔。而後氪星隨之崩毀,也正是因為失去康多爾的緣故。

布萊尼亞克五世的祖先是造成超人故鄉毀滅的元兇,早就知曉一切的他卻始終對此事守口如瓶。超人腦中無數疑問伴隨不信任感油然而生,他和布萊尼亞克五世隨後在康多爾起了爭執,罕見地以尖銳的言詞互相指責。幸好,爭執只是短暫的,不久之後兩人又恢復合作關係,成功從敵方手上搶回重建氪星的關鍵裝置。

「但我仍然無法逆轉你祖先的微縮科技。」在康多爾一角,超人落寞地說,想著自己永遠無力實現的承諾,臉上毫無喜悅的神色。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Brainy嘴角卻帶著笑意:「剛才的只是開幕式,主秀才正要開始。」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超人做夢也不敢想像的,在Brainy從旁協助之下,他親手讓散落的氪星碎片重新聚集成形,並將康多爾在原本的位置解除微縮。
看著故鄉首都在重生的氪星上逐漸復原為一座真正的城市,超人內心百感交集,先前一切訝異與猜疑的念頭全部消失無蹤。超人心想:管他的祖先有多邪惡,他現在是我的好友,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

***

任務結束後,超人想起自己先前在爭執中失去理智脫口而出的刻薄話語,決定先找Brainy好好談一談。

沒想到Brainy卻先開了口:「我很抱歉。」

「我才該說抱歉,當時指責你自私地保守秘密。」超人誠懇地說,「我太急於保護故鄉,根本沒有考慮到時間線可能被擾亂,造成無法預期的後果。」

「不,你說得對,我身為團隊的一份子,確實不該藏著這麼多秘密。我只是害怕……說出真相後我們的關係會因此生變,更害怕你會從此遠離我。」Brainy的聲音隱約有一絲顫抖,「真要從頭追究,這一切全因我的祖先而起,我不該說你過度自信,更沒有資格指責你無法實現拯救康多爾的承諾。超人,你已經盡自己所能了。」

Brainy一番安慰的話語,反而更加深超人內心的愧疚感。許多年前,他也曾經害怕過,一旦自己異於常人的事實曝光,身邊的人會因畏懼而離開。換作他站在Brainy的位置,或許也會做出隱瞞的選擇。
超人隨即想起自己一度毫無理由地指控Brainy會如同邪惡祖先一般傷害氪星,完全忽視對方從未有過繼承祖先意志的跡象。他帶著歉意說道:「我不該擅自認定你要延續祖先對氪星所做的可怕行為,我只是把自己的無能為力發洩在你身上。不管你的祖先做了什麼事,都和你毫無關連。你幫助我重建了氪星與康多爾,這對我而言比什麼都重要。」

超人展露友善的微笑,但Brainy仍然一臉神情凝重。

「Brainy,怎麼了?還有其他讓你掛心的事嗎?」超人關心地問道。

「很抱歉,我必須消除你的記憶。」Brainy右肩伸出一個細長的裝置,前端發出微光,看上去有點像手電筒,「希望你能諒解,超人。你在這次事件中得到的知識,有相當大的機率促使你在二十一世紀提早復原康多爾,而這一樣會擾亂時間線,因此你不能保有任何相關的記憶。」

「等等!」超人連忙出聲阻止,「我能理解,但在這之前……有件事我非說不可。」

Brainy十分配合地停下動作。超人稍微停頓了一會,繼續說道:「這件事有些難以啟齒,我一直在猶豫是否該向你提起,但今日親眼見到氪星重生,讓我覺得現在就是時候了。」他的聲音輕柔但堅定,「我想要擁有自己的孩子。」

「我倒認為這再正常不過了,畢竟繁衍是生物與生俱來的本能。」Brainy評論道。

「Brainy,我要談的不只是本能而已。根據我這幾個月以來在孤獨堡壘得到的氪星知識,氪星人與地球人之間存在生殖隔離,兩者的生理構造乍看相似實則存在許多差異,其中最大的不同,便是氪星人的雄性生殖器官透過特定轉化程序,有機會成為孕育後代的雌性生殖系統。」超人盡力以談論學術話題的冷靜口吻述說,仍感到雙頰與耳根逐漸泛紅發燙。
為了終於看見一絲希望的夢想,他堅持著繼續往下說:「這種程序在和平時代幾乎毫無用處,因此相關技術細節早已埋沒在廣闊的氪星歷史當中,但現在是復興氪星的時刻,我相信以你的十二級智力一定能找出辦法。」

Brainy完全楞住了。對於氪星人生理構造早已瞭解透徹的他,自然聽得懂超人所說的每一個字,但這整段話背後似乎還有弦外之音。他已經完全將消除記憶的事情拋在腦後,大腦全速運轉,計算出這段話背後所有可能的結果,而所有可能都指向同一個答案。
但是這不可能!這是他從來不敢妄想的事情……他感到迴路運作開始產生窒礙。

「也就是說,你希望在我的協助之下,將自己轉化為具備雌性生育能力的個體?既然康多爾已經復原,依我看,最有效率的方式應該是找位氪星女性一同繁衍後代。」盡全力維持迴路穩定,Brainy強作鎮靜,說出一個看似符合邏輯的解決方案,儘管他是全宇宙最不希望此事成真的人。

但超人搖了搖頭:「Brainy,我確實渴望擁有自己的血脈,但並不想要僅僅為了繁衍而繁衍。我的父母與養父母皆因愛而結合,我希望自己也是一樣。」

超人溫暖厚實的手掌覆蓋住Brainy的雙手,Brainy的大腦彷彿當機一般,覺得似乎該再反駁些什麼,但嘴裡再也說不出半個字。

「你對我的意義非常重大。當我還在摸索自己能力的時候,是你指引我如何成為超人。如今你又讓我的母星重生,使我看見光明與希望。」

那對藍眼睛無比真摯地望著他。

「孩子的父親……我希望那個人是你,我的好友,我的英雄。」

***

布萊尼亞克五世覺得自己剛經歷了一次過載。

他感到自己的電路一片紊亂,想移動身體,手腳卻不聽使喚,他不得不靠在牆上,花了好一陣子才讓迴路運作恢復正常。他沒料到,實際聽見對方說出那些話竟會讓自己這般不知所措,縱使早知道一切只是幻象也絲毫不減其效果。

他又多休息了一會,直到思路完全回復清晰才邁出步伐,準備再次迎接隊友們可能的質問。

***

布萊尼亞克五世果然又一次面對著軍團成員們質疑的眼神。
儘管他已經運用十二級智力挑選基地人員數量最為稀少的時機,但在隊友們早已學會找不到人就往模擬訓練室門口堵的狀況之下顯然沒有太大幫助。

軍團成員以為他們先前已經見過模擬訓練室最糟糕的使用方式,但十二級智力的運作邏輯顯然不是凡人可以輕易理解的。
Lightning Lad掐著手指算道:「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三、四……我都不好意思數了。」
Phantom Girl扶著額頭:「Brainy,你倒是說說看這次又有什麼好理由?」

這些反應當然都在布萊尼亞克五世的預料之中。

他板起臉,義正辭嚴:「我以為我已經說明得再清楚不過了。為了應付即將出現的威脅,我自然需要利用模擬訓練室將所有可能性推演一遍,包括超人歸隊在內。當然,我也必須更進一步考慮到──敵人利用超人不尋常的行為令我疏於防備的狀況。」

他轉身走開,隊友們望著他的背影,心裡納悶:難道臉皮特別厚也是克魯人的特殊能力?


後記:

顯然Brainy在編寫劇本時選擇性忽略氪星人和克魯星的機械生命體究竟生不生得出來的問題(誰知道呢,二次元是無所不能的)

如果還有下一篇的話,應該不會再以模擬訓練收尾了,預演這麼多次總該有正式上場的時候

最近剛看完LOSH動畫版藍光的導演評論,謝謝製作組創造這部作品,謝謝你們創造了可愛又有趣的Brainy,謝謝你們創造了Brainy和超人的Bromance(導演親口說是Bromance的)

2 thoughts to “【LOSH】血脈”

    1. 因為實在太好玩了,各種狗血情節都辦得到哈哈
      再來個20次隊友可能就會習慣了(不要再玩了X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