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小女警 S03E10b 「為平等而戰」(Equal Fights)

這一集巧妙詮釋了「何謂真正的女性主義」,對我而言,意義深遠。

前言:
本文將會提及某些有待改進的社會現象與父權價值觀,我的意思並不是在說「每個人的腦袋裡都裝著這些觀念」,我曉得一定有人早已跳出這些框架。就像如果我說「現在大部分人還是覺得小孩從父姓理所當然」,並不表示我一口咬定你就是這麼想,而是「能從這些價值觀裡跳脫出來的人,目前還不夠多」。

S03E10b 為平等而戰 “Equal Fights”


 
一起銀行搶案發生,旁白敘述道「不知道搶匪是哪個醜惡的大男人」,點出了「以男性為預設值」的價值觀。當我們看到對於某個人的文字描寫,如果文中沒有刻意說明是女性,往往就會直接認定這個人是男性。所謂的「敘述性詭計」就是基於這種觀念而生,假使文章中沒有特別線索說明某個角色是女性,就會讓人直接認定是男性;假如文中沒有特別點出是同性戀,讀者就會「自然而然」(其實是受刻板印象所縛)的以為是異性戀。
當然,除了男性預設之外,這句話也涉及了我們對罪犯的既定印象:罪犯是凶惡的、是有攻擊性的,所以理應是男人。


不過,今天的罪犯是個女性,她的名字是「致命女」。
致命女去搶銀行,卻不要鈔票(因為上面印著男人的臉孔),只要印著蘇珊.安東尼頭像的硬幣,她宣稱道:男人都很沒用,因此沒有男人是她的對手。

飛天小女警及時趕到現場,抓住了致命女。
致命女開始對飛天小女警進行遊說,她丟出了一個問題:為何大部分的超級英雄都是男性?


飛天小女警舉了幾個女性英雄的例子,可是被致命女反駁「她們只不過是跟班的延伸,一個人就做不出什麼事了」,能獨當一面的女性英雄根本沒幾位。
到了最後,小女警再也想不出除了神力女超人以外的女性超級英雄。(同樣的梗,在電影版對花花的幕後訪談裡又被拿來玩了一次,不過那次的例子除了神力女超人之外還多了一位鷹女)

毛毛覺得致命女說得有道理,一時疏忽鬆開了手讓她逃走,但過沒多久小女警就把她抓了回來。


後來真的有了XD


致命女繼續對小女警洗腦:「如果你們把我抓起來,小鎮村就沒有女的壞蛋了」(劇中較知名的女性反派只有公主和瑟杜莎,出場率確實也不是很高),之後更進一步把這些觀念延伸成「把我關起來就等於是打擊全天下的女人」。

飛天小女警真的被說服了,她們沒有將致命女送到監獄裡,反而放走了她,任由她為非作歹。同時,她們也開始敵視小鎮村的所有男性。

她們拒絕打掃自己的房間,縱使這是尤教授希望她們分擔的家事。她們嚴厲批評在玩球時害女性玩伴摔倒的小男孩,縱使那位摔倒的小女孩不但沒受傷還玩得很高興。她們拒絕保護小鎮村,告訴市長:不要再使喚女人了,有本事就找個強壯的男人來做或自己去做。

飛天小女警的行為讓尤教授感到錯愕,也在幼稚園小男生們的心中留下了陰影,使得他們不敢開心的玩。至於市長,就根本不用顧慮了。(喂)


基妮老師和貝倫小姐都覺得很不對勁,她們打了通電話請飛天小女警到市長辦公室來談談,想知道小女警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小女警向她們抗議:「小鎮村裡所有的男人對女性的態度都很差」,她們舉出了被尤教授要求做家事、看到小男孩讓玩伴摔倒,以及被市長要求保護小鎮村的例子。
基妮老師和貝倫小姐並不直接加以反駁,只是很有技巧的提醒她們:尤教授並不是什麼家事都不做、小男孩並沒有惡意傷害他的玩伴,還有──就算市長想自己來保護小鎮村,他也並不擁有超能力。

這段對話是在表達,當你認為出現歧視與不平等時,有時不需反應過度,因為那些事情可能本來就是你該做的。
如同劇中舉出的例子:每個人都該分擔家事,你應該做家事並非因為你是女人,而是──因為你是這個家的一份子。
但,如果今天出現的言論是「女人就該做家事、就該煮飯」,這很明顯的就是性別歧視與刻板印象。


小女警坦白說出,她們認為小鎮村的女性壞蛋數量太少,實在不公平,因此她們放走致命女任由她為非作歹。
她們認為:同樣身為女性,就該互相幫助。


但是,被致命女傷害過的女人們可不這麼想。




這位就真的像是來亂入的(巴飛)

有些人可能會以為,所有的女性都會認同女性主義,但是事實不然。
因為,父權社會既影響男人也影響女人,父權的觀念早已內化到許多女人的思想之中,使她們不自覺的成為壓迫男人與女人的迫害者。君不見,要求媳婦生下兒子好「延續香火」的,往往是同樣身為女性的婆婆;批評性工作者或在性方面較不保守的女性之人,常常也是女性。
(認為男性必須身高高、賺大錢、有房子有車子才有「價值」的人,男女皆有。不可否認,一部份女性確實有這種想法,但把自己釘死在這個框架內走不出來的男性卻也不少)

更何況,父權社會的既得利益者不全是男性。某些女性在今日這個社會已經享有許多好處,她們體會不到壓迫、看不見歧視,於是就覺得「現在已經夠好了啊,何必再進步」。
女人並不是一個整體,思想絕對不會一致,並不會因為生理性別相同就站在同一陣線。
壓迫女人的人,可能正是女人。


貝倫小姐與基妮老師開導了小女警,告訴她們:世界上的確有許多不公平,但是小鎮村仍然需要她們來保護。


小女警找到剛搶完一大袋硬幣的致命女,致命女聽說了小女警反抗男人的事,以為自己這次的犯罪行為也會被放過,但是小女警卻攔住她不讓她走。

小女警對致命女說起關於蘇珊.安東尼的事情。

「你真的知道蘇珊.安東尼是誰嗎?」

致命女答不出來。


小女警繼續說下去:
「很久很久以前,女人沒什麼權利可以做什麼事。」

「蘇珊.安東尼知道,這是不對的!」

「1872年,她因為投票而犯法,雖然法院判她有罪,但是聯邦政府決定從輕量刑….」

「因為她是一個女人!」

致命女想反駁,可是她也講不出什麼有條理的句子。

「蘇珊.安東尼根本不需要特別待遇,她要大家公平的對待她!」

「所以她要求跟犯法的男人一樣,到監獄裡去服刑!」

「我們也打算讓你到監獄去坐牢!」


就這樣,小女警把致命女狠狠揍了一頓後,將她送進了監獄。

每個人都有不同之處,這是所謂的「差異」,但只要處於這些差異不會妨礙到的範圍,就該平等對待,一如女性罪犯應當入獄服刑,並不會因為身為女人就有豁免權。
(所謂的差異,經常被談到的是力氣大小。男性的平均值與女性的平均值之間有落差,並不代表任意一位女性的力氣一定比任意一位男性小。叫一個最多只能搬二十公斤的人──無論男人或女人──去搬五十公斤的東西,這並不是平等)

女性主義所要求的,並不是特權,也不是打倒男人,而是公平的對待,以及自由選擇的權利。
無論你要當工程師或家管、要穿球鞋或高跟鞋、要化妝或不化妝,選擇哪一種都很好,只要這是出於你自己的意願。

可是,有的時候「女性主義」之名卻被部分女性拿來當成壓迫男性的工具,只要好處、不要付出,打著「女性主義」的旗幟,其實只是「假女權」。
這種人很可能連真正的女性主義是什麼都不曉得,就像致命女開口閉口都只要蘇珊.安東尼的硬幣,卻根本不了解蘇珊.安東尼本人的理念究竟為何。

如果,下次你遇到該付出時讓男性全擔、該享受時卻又說著「男人就該讓女人」自己把好處全攬的女性,那麼想必你已經知道了:這並不是女性主義,而是假女權。


被關在牢房裡的致命女,她的台詞隱約在傳達自己是個非常在意外貌的人。

結尾畫面出現時,旁白說「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沒有女性的旁白」,結果被不知名人士拿東西砸。
雖說廣告旁白所傳達的性別意涵一直是部分女性主義流派相當關切的議題,不過今天的重點不在這裡,日後有機會再談。
 

7 則留言

  1. 這集在下有印象!
    還有某集英雄大會的也有提到一些這個議題!
    英雄們不讓小女警加入就是因為她們是女生!

  2. 你說的集數我也很有印象,那集的概念相較之下來得單純一些,主要在表達「女性的能力並沒有比男性差,不應該因為身為女性就被低估」,以及破除一些性別角色分工的刻板印象,很值得一看。

  3. 姐妹就是讓觀眾自己解讀的囉
    就像忍者龜的長幼順序也是交給觀眾自己研究XD

  4. 這篇文章讓我有所省思呀!想借轉給朋友們看看~謝謝您

  5. 這集我看過好多遍囉~每次看感觸都好深
    也讓我不斷在提醒自己人權爭取最原始的初衷

    感謝版大分享噢X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